首頁·傳銷

首頁 > 傳銷 > 正文

納稅最多茶企湖南華萊遭質疑 多地經銷商被定傳銷

納稅最多的茶企湖南華萊遭疑 多地經銷商被定傳銷夜幕下,湖南華萊的萬隆黑茶產業園燈光璀璨。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

一面是立足貧困縣的全國納稅最多的茶葉企業,一面是在多起傳銷犯罪案件中被頻頻提及的總部公司,湖南華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“湖南華萊”)到底是家怎樣的企業?

至少10起刑事判例中,華萊公司的多名黑茶經銷商因銷售方式被法院定為傳銷而獲刑。2018年6月,河北省巨鹿縣警方在一起300人參與的傳銷案中,通報華萊公司涉及傳銷,要求相關在逃人員自首。此外,近年來,包括中央電視臺等在內的國內多家媒體報道,稱湖南華萊的產品“華萊健”黑茶被經銷商用于“傳銷活動”。

建設耗資上百億的“黑茶特色小鎮”,幫扶2萬貧困戶脫貧,冠名省級羽毛球隊,控股足球俱樂部……近年來的湖南華萊可謂風光,但自2018年底天津權健集團涉嫌傳銷被查后,這家生產銷售“華萊健”黑茶的湖南民企,前所未有地低調起來:緊鎖大門、謝絕參觀,“市場營銷也幾乎停滯”。

湖南華萊備受爭議的焦點是其營銷模式——“電子商務加互助分銷”。在這種網絡化模式中,購買過黑茶的會員經過消費組、經營組、經理等環節后,可成為參與分紅的“董事”,而“董事”分為黃金、紅寶石、翡翠、鉆石、榮譽五個層級。

采訪中,湖南華萊方面稱,其營銷模式中的“團隊計酬”是以銷售業績為依據,并非“拉人頭”。湖南省安化縣工商部門相關負責人表示,在本地未發現華萊涉嫌傳銷的情況,但不清楚外地對相關輿情的調查處置情況,故還不能對華萊是否涉嫌傳銷“下結論”。

權健陰影:不再接納團隊參觀,大批員工被放假三個月

2月11日,大年初七。位于益陽市安化縣的湖南華萊迎來了節后上班的第一天。但包括接待、服務、培訓等崗位在內的大量公司雇員,至今仍處于“放假”狀態。

資水河畔的湖南華萊萬隆黑茶產業園規模宏大,建筑群包括辦公樓、車間、酒店和廣場,占地面積三百多畝。夜幕下,被彩光籠罩的20層“專家樓”尤其醒目,樓頂的圓形商標像個耀眼的小月球,旁邊發出的一束束亮光射向6公里外的安化縣城。

春節前的1月27日,澎湃新聞記者在這里看到,華萊公司辦公樓外觀氣派,但鐵門緊閉,除了保安,周邊難見人影,一片冷清。

納稅最多的茶企湖南華萊遭疑 多地經銷商被定傳銷1月27日,記者來到位于安化縣冷市鎮的湖南華萊公司總部,該公司當時已放假,不再接待外人參觀。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

“今年比往年放假得早,24號就放假了。”湖南華萊的一名保安說。當天上午,一名山東經銷商想進公司參觀被拒絕。保安介紹,公司已不接待外人和團隊參觀。

“平常每天來參觀學習的有兩三千人,基本上都是省外的。”該保安稱。而據附近村民介紹,華萊公司門口以前常停滿大巴,時常堵車。去年10月廣場外一條馬路修好后,這里的擁堵情況才緩解。

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,湖南華萊常務副總經理張雨介紹,一個月前權健事件發生后,公司就不再接待外來參觀人員。

湖南華萊另一副總經理嚴子棚說,權健被查后直銷行業面臨整頓,湖南華萊也受到很大影響。“現在我們的市場幾乎停滯了,基本上沒有業績。”嚴子棚介紹,公司四千名員工中,一兩千名生產工人和酒店員工放假三個月,“放假期間我們發60%的工資。”

而在此次春節放假之前,幾張疑似湖南華萊內部通知的截屏圖片在網上流傳。上面文字顯示:“權健事件持續發酵,為了公司形象和未來發展,我們以大局為重……”

上述“通知”要求:不能說黑茶能治病,不能分享喝茶受益的病歷,不能夸大功效;馬上停止所有的年會、招商會,低調運作市場;茶館所有資料全部收走,有關黑茶功效的文字圖片不準張貼。

對于這份“內部通知”,湖南華萊分管市場營銷的張雨表示“不屬實”,系個別自媒體“搗亂”。

不過,1月28日,湖南華萊從事服務工作的一名經理蔣建(化名)則稱,上述通知“百分之百是真的”。蔣建說,那天他參加了在總部舉行的管理人員會議。“公司領導說這段時間搞整頓,我們要夾著尾巴做人。”蔣建記得,當天董事長陳社強只說了幾句話,“就是要求我們做好員工的安撫工作,全力以赴準備應對檢查。”

澎湃新聞記者1月底在安化縣采訪期間,湖南華萊董事長陳社強正在長沙參加省人大會。六年前,他首次當選湖南省人大代表。

1962年出生的陳社強是安化縣冷市鎮人。據湖南華萊公司多名高層證實,陳社強早年曾在直銷企業“完美”公司跑業務,2007年他與弟弟在長沙創辦湖南華萊,當年公司以銷售保健品和醫療器械為主。

2010年,陳社強回到家鄉安化發展,注冊“華萊健”品牌從事黑茶的生產和銷售。安化是全國重點產茶縣,其黑茶產量全國第一。“2016年全國交稅超過五千萬的茶企只有華萊一家,當年我們交了一個多億。”張雨稱,2018年公司年產銷黑茶4萬多噸,銷售額“起碼30個億以上”。稅務部門統計的數據顯示,2017年、2018年湖南華萊的納稅額分別為1.76億和2.07億。

張雨分析,華萊的快速發展,除了跟產業政策和“領頭人”有關,營銷模式也是重要因素,“模式這一塊給我們很大的推動,助力于整個銷售。”

納稅最多的茶企湖南華萊遭疑 多地經銷商被定傳銷湖南省郴州市汝城縣,經銷商開的“華萊健”安化黑茶門店。澎湃新聞記者 朱遠祥 圖

華萊模式:購買黑茶成為會員,“董事”分為五級

2010年剛回到安化經營黑茶的陳社強,依靠市場銷售“一炮打響”。張雨介紹,當年陳社強推行一種叫“分盤”的銷售模式。

“一個月的銷售有幾百萬。”張雨說,陳社強當年的營銷能力令業界矚目,不過其營銷模式中把人員分為“黑盤、紅盤”的“分盤”也引來爭議,被認為有“拉人頭”之嫌。

“如果只做銷售,游離在直銷與傳銷之間,又申請不到牌照 ,這是有風險的。”張雨介紹,2010年陳社強決定拓展“生產鏈”,建廠房、辦茶園,走上產、銷一體化之路。2013年湖南華萊取消了“分盤”制,在營銷模式上實行“電子商務加互助分銷”,這種模式一直延續至今。

1月27日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,張雨簡要介紹了這種“互聯網+直銷”的模式。

華萊公司有個網絡平臺,張雨稱之為“商城”。 “消費者在在網站買了產品后,累計達到4980元,系統會提示你可成為經銷商。”張雨說,消費者無法直接從該平臺購買,必須通過老會員推薦、代購,每個家庭購買產品不能超過2萬元。

“你成為會員后,就可以推薦別人來買產品。”張雨介紹,新會員會被分到7人一組的“消費組”,系統根據消費數額從中選出一人當組長。當消費組7人累計消費74700元,消費組組長會晉級“經營組”。

當“經營組”的7人培養了8個消費者成為經營人員,則系統會從這15個人中選一人升為經理,其可直接參與獎金分配。

張雨介紹,經理上面是董事,按級別分為黃金董事、紅寶石董事、翡翠董事、鉆石董事和榮譽董事。

“經理培養兩個經理出來就成為黃金董事,他再培養一個黃金董事就變成紅寶石董事,而鉆石董事培養了兩個鉆董,就變成榮董了。”張雨所說的“榮董”,就是“榮譽董事”。

“榮董的收入就比較高了,你整個團隊的銷售額,公司給你2% 的分紅。”張雨說,公司拿出銷售額百分之三十以上來獎勵各層級的經銷商。

湖南華萊的營銷系統中有多少經理和董事?“這個我不清楚,系統沒有這項統計功能。”張雨介紹,營銷隊伍頂層的榮譽董事,目前有一兩千人。

成為一名“榮董”,是張政翔的夢想。他在華萊總部附近經營一家酒店。1月27日澎湃新聞暗訪時,張政翔透露,他目前是鉆石董事,下面有三四百人。

張政翔介紹的營銷模式和層級,與張雨所說基本一致。“1份茶葉是4980元,消費組完成8份任務,組長得到5800元獎勵; 經營組7個人的共同任務,是帶進8個賺了5800元的人,組長就能賺10萬,當他還帶動兩個人賺10萬,他就成為黃金董事了。”張政翔介紹,董事級別的黃金、紅寶石、翡翠、鉆石,其獲提成比例分別為銷售額的2%、3%、4%、5%,而榮譽董事則還可享受2%的“全球分紅”。

不過,澎湃新聞注意到,兩人介紹的這一“電子商務加互助分銷”模式,近年已被多地法院刑事判決認定為傳銷。

納稅最多的茶企湖南華萊遭疑 多地經銷商被定傳銷湖南華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長陳社強。該公司網站 圖

傳銷判例:10起傳銷案涉及“華萊”,被告人多為經銷商

“喝茶能喝出健康,也能喝出財富。”在多個被指涉嫌傳銷的報道中,這是相關人員在“營銷”華萊黑茶的一句經典語錄。

重慶合川人劉敏(化名)告訴澎湃新聞,正是在這一“健康、財富”口號的引導下,她的父母加入了一個“華萊健”黑茶營銷團隊。兩位老人每人交了近2萬元,成為會員,并在其上線的帶動下,試圖拉攏一些親友“入會”。

“一看這模式就涉嫌傳銷。”劉敏是名執業律師,她告訴澎湃新聞,為了這事,她和父母吵了一兩年,但父母仍深陷其中。

近年來,湖南華萊屢屢被媒體曝光涉嫌傳銷。澎湃新聞梳理發現,中央電視臺農業頻道、海南電視臺、山東電視臺、中國經營報等媒體都曾對此報道。在這些報道中,湖南華萊的門店常向顧客宣傳“華萊健”黑茶的“九大保健功效”,包括降脂減肥、降血壓、抗癌等,而顧客通過購買黑茶成為會員后可成為“經營者”,并通過推薦他人購買獲得“分紅”,經銷商“董事”級別的層次包括黃金、紅寶石、翡翠、鉆石等。

一時間,網絡上也曾流傳“北權健、南華萊”的說法。近年,多地工商、公安部門曾對“華萊黑茶傳銷”進行查處。海南海口、山東臨邑、河南鄭州等地的執法部門曾對“華萊傳銷”進行打擊。比如2018年初,鄭州市工商局就曾組織開展“打擊華萊健安化黑茶涉嫌傳銷活動”專項行動。

公開的司法文書顯示,10起“華萊傳銷”案已獲判決。

澎湃新聞記者在中國裁判文書網輸入關鍵詞“傳銷、湖南華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”,查到10份傳銷犯罪的刑事裁判文書。

這10起傳銷案件的裁判時間為2012年至2018年。最近一起是2018年5月由山東省肥城市法院判決的。

據肥城市檢察院指控,2015年以來,被告人李秀榮、張月芬、張翠霞推銷湖南華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黑茶,讓參加者購買4980元黑茶獲得加入資格,采取分組、分級別的模式發展下線均超過30人。該案證據材料中,包括湖南華萊的宣傳資料及其電子商務平臺(www.5169888.com)的信息記錄。

李秀榮等三名被告人均被肥城市法院以組織、領導傳銷活動罪判刑。

在青海省民和縣的又一份判決中,被告人張蕓等八人也被認定為傳銷犯罪。法院查明,張蕓購買15600元“華萊健”牌黑茶成為湖南華萊公司的會員,并被該公司授權為民和地區黑茶系列產品終端經銷商。此后,張蕓伙同其他被告人組織領導傳銷活動,參與人數達300余人,交易額500余萬元。

張蕓等人的傳銷模式,包括消費組、經營組、經理、董事等層級,而董事有黃金、紅寶石、翡翠、鉆石和榮譽五個級別。2016年9月,民和縣法院以組織、領導傳銷活動罪對張蕓判刑二年,并處罰金5萬元。其他7名被告人均被判刑。隨案移送的34件“華萊健”牌黑茶被依法沒收。

貴州人印某芳在傳銷活動中曾做到“黃金董事”級別。銅仁市思南縣法院查明,她利用華萊公司提供的電子商務互助分銷模式,發展下線50余人。印某芳被法院判刑的同時,其從華萊公司獲得的226460元返利,被予以追繳。

這些傳銷案件有一起發生在湖南武岡。1958年出生的肖某曾在武岡市開茶館銷售“華萊健”黑茶,宣傳黑茶“九大功效”以及“喝黑茶喝出財富”理念。武岡市法院查明,肖某伙同另一被告人喻某,發展組織領導“龍騰系統”武岡團隊96人,涉案金額94萬多元。肖、喻兩人均被判刑二年,緩刑三年。

在這些案件中,有被告人提出,其“團隊計酬”是以銷售商品為目的、以銷售業績為計酬依據,不應認定為傳銷。不過,審案的青海民和縣法院、新疆阿勒泰地區中院等法院認為,這類“團隊計酬”實質上是以發展人員數量作為計酬或返利的依據,應當以組織、領導傳銷活動罪定罪處罰。

山東臨邑縣法院審理李燕、張玉芬傳銷案時指出,從經理到董事各個級別的傳銷活動中,上線的級別提升并非通過推銷產品,而是通過下線的級別提升來實現,另外上層人員返利也是通過下線數量的增加來實現,故此類案件應認定為傳銷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牽涉“華萊”的這10起傳銷案件,其傳銷模式與湖南華萊的“電子商務加互助分銷”模式,大多相同或相似。這些案件的被告人多為湖南華萊的經銷商。

采訪中,華萊公司分管市場營銷已有6年的張雨稱,有的經銷商帶團隊做傳銷,事后“栽贓給華萊”。

因為父母成為華萊會員而研究“華萊模式”的律師劉敏則認為,打擊網絡傳銷的取證往往有一定難度,一些涉傳銷企業可能為逃避打擊而“切割”與下層經銷商在法律意義上的關聯。

2018年6月7日,河北省巨鹿縣委宣傳部官方微博發布了巨鹿縣公安局的一份通告:《傳銷案告破!我縣300人參與其中》,直指華萊公司涉及傳銷。該通告稱,巨鹿縣公安局偵辦了一起組織、領導傳銷案件,“經查,湖南華萊生物有限公司所謂的直銷模式歷年來已經被多地工商、公安部門立案查處,涉案人員分別被處以有期徒刑并罰金。但因非法利益巨大,所涉及傳銷犯罪屢禁不絕。”

1月25日,巨鹿縣公安局經偵大隊民警告訴澎湃新聞,上述傳銷案件目前尚未結案,由于跨省取證難度較大且相關線索中斷,辦案民警未到湖南調查。

納稅最多的茶企湖南華萊遭疑 多地經銷商被定傳銷2018年6月7日,河北省巨鹿縣委宣傳部轉發的巨鹿縣公安局通告。 微博 截圖

何去何從:“踩著剎車”走路,傳銷疑云未散

在快速發展的光鮮表面背后,湖南華萊的經營模式早在2012年就受到質疑。當年,該公司被公安機關調查。

“外地公安認為我們涉嫌傳銷,東北那邊的。其實是一些經銷商利用了我們平臺的漏洞。”張雨稱,當年湖南省公安、工商部門成立專案組,對華萊公司展開調查,“專案組認為公司管理有問題,因為你的模式存在問題。”

張雨稱,2013年陳社強對營銷模式進行“改良”,將“分盤”模式改為“電子商務加互助分銷”。此外,他還啟動“千店萬鋪”計劃,推進電子商務和傳統門店“兩條腿走路”。

近年來,湖南華萊也與安化縣政府展開了一些合作。2017年4月,雙方簽訂“委托扶貧備忘錄”,華萊公司承諾幫扶2萬名貧困戶脫貧;當年9月,華萊又與縣政府簽約,計劃在3-5年內投資80-100億元,建設“安化黑茶特色小鎮”。

隨著湖南華萊的發展壯大,公司“領頭人”陳社強也獲得不少“榮譽”,2013年和2018年,陳社強連續當選湖南省人大代表。2016年7月,湖南華萊冠名湖南羽毛球俱樂部;2017年1月,湖南華萊控股中乙湖南湘濤足球俱樂部,陳社強親任俱樂部董事長。

隨著資本體量的擴大和地方人氣的聚匯,湖南華萊也顯露出其“雄心”。它在其公司網站提出:要成為“中國茶產業中的航母”以及深具創新能力的“全球領軍企業”。

分管企劃宣傳的嚴子棚介紹,董事長陳社強已提出,湖南華萊的目標是趕超世界第一茶企——英國的立頓公司。

“立頓一年銷售額是300個億 ,我們只有幾十個億,”嚴子棚說,“但我們是踩著剎車走路,如果我們拿到了牌照、放開手腳的話,很快就能從幾十個億飆到200個億,三到五年之內肯定能夠實現世界第一。”

“牌照”,的確已成為華萊突飛猛進的掣肘。2011年華萊就開始申辦直銷牌照,直到2017年6月,商務部對華萊的申請予以公示。嚴子棚稱,本來今年3月華萊有望獲得直銷牌照,但權健事件后,牌照審批已擱置下來。而如今,如何應對又在網絡蔓延的“傳銷”輿情,成為華萊的當前大事。

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,張雨堅稱華萊營銷模式并非傳銷。“假如我們是傳銷,還會投下這么多固定財產嗎?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呀。”張雨說,華萊的營銷模式其實比很多有牌照的直銷企業“更溫和”,“團隊計酬”是以茶葉銷售業績為依據,并非“拉人頭”。不過,在多地法院判決中,華萊經銷商也曾提出類似觀點,但未獲得法院支持。

張雨表示,華萊下一步會對“模式”再做調整,比如將相對封閉的會員式“商城”面向所有消費者開放,不再設置門檻和會員代購,“現在正在進行測試 ”。

對于一次次卷入爭議漩渦的“華萊模式”,湖南的工商部門怎么看?1月25日,湖南省市場監督管理局經濟檢查部門分管“打傳”的副處長肖向陽婉拒了澎湃新聞采訪,后來他通過局宣傳部門向記者表達了三點:近期沒有接到相關投訴;本省未查到黑茶的傳銷;傳銷是屬地管理,可去公司所在地的有關部門了解情況。

1月28日,記者來到湖南華萊總部所在的益陽市安化縣。該縣食品藥品工商質量監督管理局公平交易分局的局長王會豐介紹,華萊在本地沒有違法經營和受罰的記錄,未發現該公司在本地有傳銷行為。“外地的確有輿情,但我們只能在本縣查。”王會豐說,“所以它到底是傳銷還不是傳銷,我們不能下這個結論。”


【責任編輯:Bing】

【版權免責聲明】

1、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直銷行業網立場。本網站不保證所有信息、文本、圖形、鏈接及其它項目的絕對準確性和完整性,內容僅供訪問者使用參照。對因使用本網站內容而產生的相關后果不承擔任何商業和法律責任。
2、本網站內凡注明“來源:直銷行業網”的內容,版權均屬“直銷行業網”所有。任何媒體、網站在轉載使用時請注明“稿件來源:直銷行業網”。
3、本站尊重原創及版權所有者,凡本網站轉載的所有文章、圖片、音視頻文件等內容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,如本站所選用的內容涉版權問題或來源標注有誤,請致電本站,我們將及時處理。
?
2019开奖历史记录开